返回

情牵飞云轩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序言(第1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将自己放倒,用力地伸展四肢,缓解跪了一夜的僵直,还可以趁机破坏这一片母妃心爱的花田。

    他纤细、洁白的手指下意识地在同样纤细但翠绿的嫩芽中摩挲。

    心爱的、爱……

    母妃爱我吗?

    第一次见到母妃是四岁,当然这是我记忆中的第一次相见。

    母妃生下我,照例不能亲自喂养,要送到内苑“青麟阁”中和同龄的皇子、世子由乳母、教养女官们养到三岁。

    当然,不能亲自喂养,并不意味着不能见面。可是母妃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三岁,启蒙入学的年纪;可以和父母家人相见团聚的年纪。

    堂兄弟们都离开了,为何只有我又在“青麟阁”中多住了一年呢?

    等待母妃来接的日子里,总想着见到母妃后要问上一问。

    可是十年间竟因为这样那样的缘由,忘记了、错过了。

    倒不如今天就问问吧,否则哪里还会再有机会呢?

    一阵慌乱地脚步声,由远及近,打断了岩镜棠的思绪。

    他知道,不曾想过、不曾思及的事情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来人的脚步停止在他的身旁,是来报信的。

    在报信者开口之前,岩镜棠的眼泪便无法遏制地夺眶而出,他知道,他就是知道,父王薨了。

    报信的是岩镜棠的贴身小厮兼书童宝树,还有王爷的内侍官一两。

    他们深知世子与王爷的感情,就这样静静地等待世子哭个痛快。

    “世子,王妃身边的小香传话说,汐华公子和悦华公主今天会被送出雄州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岩镜棠翻身站起,狂笑不止。

    他心说,母妃呀母妃,你我之间仅存的一丝母子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。

    欺人不能太甚!父王天性恬淡软弱,事事、时时忍让;可他,被王上亲手栽培至今的“赤虎少保”岩镜棠,如果连亲生父亲身后的尊严都保不住,哪里还能堪当重任呢?

    “剑来!”

    宝树深知岩镜棠的心思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早盼着这么一天了。终见主子吩咐,急忙把打磨的锃光瓦亮得“玄晶”剑呈上去。

    岩镜棠挂好佩剑,在宝树的陪同下赶往父王的书房。

    他将一两留在了后花园,吩咐一两务必亲自带人把所有的“芊芊草”全部连根刨掉再放火烧了。

    书房之内,吉元宫的行祝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